【草炎】暖阳

下一章见面了


“今天最后一天了吧?”许行之问。

“是的,两个月的课,”顾飞把一本康复记录递给许行之,“先带二淼回去观察一段时间,再安排后续的治疗计划。”

“顾淼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只要你们配合她做训练,慢慢引导,应该问题不大,”​许行之翻了翻,拿手机拍了几页,把本子还给顾飞,“她现在其实已经和正常小孩差不多了,对陌生环境也不再那么排斥。上次带她去宠物店,她就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一直这么关心二淼……”​顾飞看着他。

“感谢的话就不必再说了,”​许行之笑笑,“你们准备明天就回去么?”

“嗯,不过下个月会再过来一趟,”​顾飞说,“跟这边的工作室还有些事要讨论,潘智的书店...

【草炎】暖阳

“巧了,我也在烦。”许行之说。

“因为什么?”

“家里人催婚。”

“催婚?”那边隔了一会儿,问:“你有对象了吗?”

​“暂时没呢,”许行之不知道脑子缺了哪根弦,突然想试探他,“不过最近经常和一个学妹看电影吃饭,家人就总撮合我俩。”

又是一阵沉默后,对方:“那个学妹怎么样?”

​“跟我同系,性格挺开朗,”许行之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

​在对话止步于此的第五分钟,草哥才发现,他已经成功把自己的社交段位从聊天鬼才皮到了谈崩专家。

“嗯但正因为她是个好女孩所以我就更不能耽误人家了”

“我和她本来就是普通朋友关系家人总是这样反而我们都很不自在哈哈哈”...

【草炎】暖阳

精神小伙不请自来

七月将至,也基本上宣告入夏了。

炎热的日子偏偏又格外漫长。大功率黑色电风扇轰隆隆地响着,李炎蹲在树荫下,喝了一口冰水,把瓶子在脸上来回滚了滚,等丁竹心和摄影师筛选照片。

​“好,就这些吧。”丁竹心终于拍板决定了。

话音刚落,小摄影棚的工作人员​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开始收拾东西。李炎擦了把脸,到临时扯了块布做的更衣间,换掉身上那件堪比改良麻袋的短袖。

丁竹心的工作室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也签了几家固定的合作品牌。虽然那些个小牌子都有自己的专业模特,但人手总是短缺,再加上李炎那套冬装图反响也挺好,丁竹心还是会经常喊他来拍。

“非得专门租个棚拍外景么?”李炎把他试过...

【草炎】暖阳

李炎曾经想象过无数种和那个人再次见面的场景,但在这一刻真正来临时,才发现自己依然没有做好任何准备。

他在街拐角追上了那个人并按住了他的肩膀,在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大脑却迟迟下达不了后续的指令。

那个人先是一脸烦躁地转过头,在看到李炎后,脸上的表情瞬间跟冻住了似的凝固了几秒,随即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他的模样没变,似乎并不怎么见老,甚至打理得更精神整洁了,完全看不出曾经颓废的影子。

他目瞪口呆地盯了李炎近一分钟,才试探着开口道:“……李炎?”

还是记忆中的声音。

“是啊,你还记得我啊,”李炎平静地看着他说,不知为何竟有点好笑,“难为你了。”

“怎么会不记得你呢,你是我儿子……”那人的脸上总算出现了些...

【草炎】暖阳

趁着高铁掉车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我不活了

顾淼和老张都看肥羊去了,李炎收拾干净桌面,拿扫帚来扫满地的猫毛。

“仨火的毛也是你剪么?”许行之在一旁问。

“嗯,本来只会给人理发,有一次心血来潮就试着给狗也剪了剪,”李炎拍了拍身上,“其实都差不多。”

​“你学过造型设计么?”

“没,就是好玩。”​

“我挺好奇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应该不是职业服装模特吧?”

“不,那个是赚点外快,”李炎迟疑了一会儿,“我暂时没工作。”

“你想做宠物美容吗?”

“……没想过,我们那宠物店给剪个毛就是极限了,更没人想着做造型什么的。”

“北京这一行挺有前景的,我认识几个做这行的朋友,工作都很...

摸完啦,还印了新买的小印章!
虽然水彩依旧很菜,但只要有一点点进步也很开心呢(*๓´╰╯`๓)♡

【草炎】暖阳

说是要全玩一遍,实际上他们对那些热门旅游景点也没太大兴趣。就算有许行之这么尽职尽责的导游,他们在去几个地方切身体会了一下我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和良好的国民素质后,第二天刘帆还是忍不住化身一条固执的咸鱼瘫在酒店里,说什么都懒得动弹了。

许行之回学校了,李炎不想宅着,正好顾飞今天联系了家摄影工作室面谈,他就主动提出去康复中心看看顾淼。

李炎靠墙坐在五颜六色的泡沫地垫上。旁边一个男孩正聚精会神地拿蜡笔在墙上画着他看不懂的涂鸦,而且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若不是李炎挪动了几次地方,估计这孩子能面不改色地给他涂个人体彩绘。

康复师正带着三四个孩子做训练。大部分都只有八九岁的样子,十一岁的顾淼倒成大姑娘了。不过比起其他...

【草炎】暖阳

距离拆线过去一个多月,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只隐约可见一条细窄的疤痕。

李炎洗了把脸,抬起头盯着镜子看了半天​,将前额的头发往左扒拉了些,尽量遮住那痕迹。

“几点的车啊?”​李炎妈妈在门外头喊道。

“两点。”​李炎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还没冒茬。

“这都快一点了,你跟个姑娘似的在捣鼓啥玩意儿……”李炎妈妈絮絮叨叨地进来卫生间,把手机递给他,“电话也一直响,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

李炎瞟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骚扰电话,不用理。”

“哪有骚扰电话连续打好几个的,是前两天找你那人不?”李炎妈妈说,“长头发一男的,来了两三次你都不在。”

“不认识。”李炎接过手机,看都没看就揣进兜里。他拎上包,回头拿帽子时看见他妈正...

【草炎】暖阳

拖更是因为前天手抖把存稿删了,我杀我自己

介(xia)绍(bian)了一下许行之的圈子~ 原创角色一下子多起来惹,剧情需要还请大家理解(*`▽´*)下一章又要见面啦!

立夏的连绵阴雨一直磨叽到了六月,​倒是很知情识趣地停在了端午节假第一天,似乎还有点出太阳的趋势。

许行之打完实验报告的最后一个字,将文档备份到U盘和云盘,才关上公用电脑。他掐了掐太阳穴,收好东西走出图书馆。

路上沟沟凼凼的积水还没蒸发干净,空气也难得清新。许行之走在林荫道上,深吸一口气,感觉被雾霾荼毒了几个月的肺瞬间得到了净化。他放慢了脚步,望着头顶一尘不染的蓝天,疲倦的心情似乎也变得明朗起来了。

刚打开摄...

1 / 5

© 全国销量领先的阿米 | Powered by LOFTER